原创故事最后一战持续更新:烈火进军.下
广告位 ID:14

原创故事最后一战持续更新:烈火进军.下

2018-07-17 21:29:14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1.JPG

文中人物极简简介:

法罗尼娅.斯洛博丹,洛丹伦安多哈尔人 一级军士长,北方-寒风团代理指挥官。

达拉德 联盟准将 原洛丹伦第一军团所属‘蔷薇团’指挥官 现任洛丹米尔旅级军团指挥官

梅林.兰开斯特 圣光教会驱魔人 暴风城人 现任代理北方军务主教

罗根海军中将 ‘海上枪骑兵’号重驱逐舰分队及所属陆战队司令

简短的晨祷

“标的设置,五十码,一百码,一百五十码。”步兵观察手报告道,“此为我军步兵投射兵器的标的。”

“铁炉堡工艺。”矮人军官挑了挑粗大如树枝的棕色眉毛,“两百码外也能打穿几个死鬼的脑袋。”

“炮兵观察组呢?”一级军士长法罗尼娅在帐篷里四处寻找着,“三十分钟前他们就该回来报道了。”

“你派去了几组?”达拉德准将,“你确定他们能回来?”

“三组,全是矮人测量员和狼人组合,应该……能吧?”女军士长语气犹豫的说着。

传令兵急匆匆的闯进帐篷,递上沾满鲜血和污泥一个信筒,“报告,炮兵观察手汇报和坐标图。”

“立即绘图计算!”达拉德准将对炮兵军官们吼道,“要对得起兄弟们用血换来的信息!”

“怎么说来着?‘大兄弟们为正义发声’。”一级军士长双臂抱胸,“告诉炮手们,小心别被炮身上的浮雕扎了手。那些铁艺字符根本没打磨,全是毛刺。”

“我的舰炮可保养的很好!”罗根海军中将用手套给自己扇着风,他的海军礼服在这夏日的提瑞斯法显得不合时宜。

“等你的24磅舰炮从岸边的军舰上吊装上岸,再装到炮车上推到前线,我们已经被城墙上的黑箭杀伤大半了!”达拉德准将严肃的说到,“罗根中将,我建议你和你的陆战队尽快放弃守着你们宝贵的战舰,到一线来与我们共同作战。”

“只要参谋总部肯放人。”海军中将用手套掸掉袖口上的污渍,“我和罗杰斯上将一样想要冲上洛丹伦的城墙,但我今天能跑过来还是借口替老友祭奠坟墓。不然我完全没有理由离开滩头,来到这墓场一般的布瑞尔……”

达拉德准将铁青的脸正欲发作,女军士长赶忙岔开话题,“所以我们究竟要轰击哪?城墙?还是五百码和七百五十码标的位置的兽人营寨?我们要是再商量不出个结果,恐怕就要被哄下一线,让位给南方佬喽。”

“没门,西部城墙是蔷薇……洛丹米尔旅的!”达拉德敲了下桌子,抓起地图桌上的一张手绘地形图展开,“我们要防护大军的侧翼,防止银松森林的敌军向提瑞斯法增援,野战比攻城更重要。”

“这话可别跟这帐篷外的士兵们说,他们可是都憋着当‘登城者’,封侯爵领赏钱和城堡呢。”女军士长撇着嘴,“我们既要打城墙,还要阻挡那大道上涌来的兽人和亡灵?”

准将陷入了片刻的沉默。他看着标志着洛丹伦高大城墙的黑线和代表国王大道的虚线,似乎进行了一番内心的斗争。

“攻下城墙是我们的愿望,阻击敌军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要视战况而定。”

“这么说就是‘走着看’战术喽?”女军士长坐在桌子上,从袖口甩出一把短刀,剁在地图桌上,“好在咱们都没打算活着回去……吧?这样一想,似乎所有困难都变得迎刃而解了呢。”

帐篷外传来杂沓的脚步声,不同的口音低声的念诵着圣号与祷文。一个年轻的战斗牧师掀开帐篷,用镇定而礼貌的声音对帐内的军官们说到,“长官们,请各位参加晨祷。”众人简单的整理衣冠,鱼贯而出。

东方的太阳在提瑞斯法林地的晨雾中挣扎着升起,使工作了一夜未睡的众人分不清这是晨曦还是晚霞。‘铁木之心’号攻城炮塔的阴影下,洛丹米尔旅所属的蔷薇团,北方团的营寨在布瑞尔以西的草地上矗立。

身穿钢胸甲,外套灰袍,腰间挂着棱锤与砍刀的牧师们举着圣光十字旗,金色日芒旗和白银之手旗出现在指挥帐篷前的空场上,人类和狼人以及矮人士兵们举着长枪,大剑和盾牌在军士们的带领下聚集在空场前。

“我们聚集于此。”年轻的战斗牧师说到,“为了共同的信仰,信念和神圣事业。”

“我们在此祈祷,圣光啊。”众人齐齐半跪在地,手握圣徽或做着祈祷的手势。“在苦难深重的洛丹伦大地,提瑞斯法,洛丹恩之城前。我们诚心祈愿。”

手持锁链香炉,圣水花洒的牧师们行走在士兵们身边,赐予祝福。

“击碎盘踞在我们头上的恐怖黑暗,抹除侵蚀我苦难人民的恶毒诅咒,净化我饱受折磨的古老国土。因我们的父辈,祖辈乃至悠远岁月前的所有祖先都敬奉您,圣光是我们唯一的救主。”

“我们愿在此,洛丹恩之城前奉献一切气力,生命乃至灵魂。请赐予我们勇气,力量以及信念,只为击破您的大敌,为了世间自由与正义!”

众人齐声祷告到,“为了圣光,为了洛丹伦!”

达拉德准将,法罗尼娅军士长,罗根海军中将等一众军官站起身,面向着众军士。准将下令到,“五分钟内吃完早餐,五分钟后各就各位,上午十点整,进入阵地!炮兵,进入战位!”

法罗尼娅军士长挥了挥手,令号手吹响号角。号声节奏急促,宣布全军集结。

西部城墙

鼓声细密,短号声在十六个百人队方阵上空撕心裂肺的吹响。

城门方向的主攻阵地传来四十磅攻城炮的怒吼,升腾的烟雾在金蓝色的狮旗间盘旋。攻城塔如传说中的巨人般缓缓向南移动,在晨光之下疮痍糟烂的土地洒下十几道长长的阴影。

人类长枪兵们站在队列前方,轻步兵们手持钢弩和火枪快速向前散开移动。十二磅青铜炮正在阵地两翼的筑垒区域中进行校正射击,实心弹丸在带着刺耳的声响砸向依旧笼罩在寒冷的晨雾中的西部城墙敌营。

暴风城的金狮旗在步兵大队前飘扬,连队旗手则高举蔷薇团的双头鹰军旗。狼人军官将吉尔尼斯的黑色三角旗斜背在背上,这些狼人重步兵手持战斧和大剑列于阵后。携带着迫击炮随阵前进的矮人工程师和火枪手们则举着黄金铸造的仪仗,一根瑟银锻造的枪头代表着雷矛氏族。

士官们手拿令旗,高声呼喝着口令。大阵稳步推进,前方的散兵们则不停的向城墙下的敌营发射弹丸和弩矢,进行阻滞射击。

后方的指挥塔上,达拉德准将用单筒望远镜观察着战局。在军情处军官们的‘建议下’,他没有参加今晨发起的第一波进攻,这令身早早穿戴了全套甲胄的准将很是恼火,若现在再脱下这身重甲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大阵行进整齐,纪律井然。千余人如同一个整体般向前推进,护卫着后方的‘铁木之心’号攻城塔向城墙进攻。

一切如参谋部的规划,但世事并非由这些坐在地图桌前指挥的人所制订。命运中必然到来的险境和考验正在接近,准将不指望未卜先知,只求能够尽自己所能发觉一些征兆。他将视线转向西南,森林在那里出现了一个开阔的豁口,一条白线自南方向着提瑞斯法延伸。那正是国王大道,无数个岁月中人类同胞们依靠它穿越整个洛丹伦大陆,如今那里被亡者占据,死亡的阴影阻塞了它。

那里会出现什么?他猜想着,整团的亡灵士兵?狂叫着的食尸鬼群?还是数个大营的兽人战士呢?

“大人!”身后的观测员大声报告道,“正西方森林,一千八百码开外飞尘,尘高过树梢,判断是狼骑兵集群!”

准将皱着眉头朝指挥塔下喊道,“法罗尼娅军士长!”

“在!”女军士长骑在一匹奎尔多雷战驹身上,正拿着一捆新鲜的胡萝卜给这高贵的战兽喂食。

“正西方森林,狼骑兵!他们打算侧击我们,把这些混蛋赶回去!”达拉德将一面令旗从塔上扔下。

“哈,正好我不想站大阵队列,得令!”女军士长用手指弹着护头飞翼护环,将剩下的胡萝卜丢上指挥塔,“记得吃早饭,大人!”

“骑兵,骑兵,集合!”她策马奔驰离开指挥塔,绕行至塔后稀疏林地中的骑兵待命地高声喊道,“女妖的兽人狗腿子和他们的狼崽来找事啦,把马刀骑枪还有卡宾枪都备好!”

白色的骑行斗篷下是精钢鳞甲,以秘银加固的铁盔上装饰着蓝色的盔缨,铁木杆长枪的铁枪尖下端挂着蓝色的三角小旗。马鞍下则挂着有投掷短枪,马刀,十字弩或卡宾枪。

二百四十匹东谷战马披挂轻型马铠,骑手中不少来自北方团,皆为历战之士。

“忠诚的嘉奖是什么!”法罗尼娅举起手中挂着蓝色双头鹰军旗的骑枪高声问到。

“对忠诚的考验!”骑手们高声回答。

“骑兵大队先朝北,哨骑游击分队向南,确认数量看旗号与号角行事!”她高声下令,“出发!”

骑兵们飞驰出林,绕行大营的临时木板路钻入林中小道,又行至炮兵筑垒区域才离开了大营控制范围。随军劳工们还在外围警戒线附近挖掘着壕沟,他们举起手里的工具向骑兵们致敬。

狼骑兵掀起的滚滚烟尘愈发清晰,而攻城阵地方向的炮声则变得更加具有节奏。女军士长明白校正射击已经结束,火炮将换装榴弹进行火力掩护和炮火推进。她可以想象筑垒区域那些伺候十二磅炮的炮兵们会多繁忙,他们将反复的进行推进炮车,固定炮架,快速校正炮身,开火,再次推进的作业。为了取得更好的射击阵位而频繁的活动将会让他们与本阵产生距离,甚至脱离步兵的保护。

而骑兵们将堵住这一疏漏,不给狼骑兵集群或是任何敌人任何的机会。

游击分队在西方的平原上发现了向北的爪印,随即吹响了告警的号角。

正在脱离低洼稀木林的骑兵大队随即回以号声,此刻他们已经看到了几头没有骑手的座狼在高处游荡。

“快,向东,向东!脱离低洼地,卡宾枪准备!”女军士长挥舞着旗帜大声命令,呈两路纵队行进的骑兵们立即改换为方阵向高处奋力骑行。

几声狼嚎和粗野的骨号声从森林各处传来,散开的狼群正在集结。

“该死!快,继续向东,去小溪对面的河滩地!”

骑兵们快马加鞭,而战马们发出紧张的鸣叫,他们已经闻见了座狼的气息。天生对于捕猎者的恐惧让它们加快了速度,附近的林木快速的在骑兵们身边倒退,众人骑术精湛,并无人撞树落马。

这场看不见对手的追逐和躲避在小溪边的开阔冲积河滩地分出了胜负,一小股狼骑兵从小溪对岸的洼地中跳了出来,座狼背上的巨魔骑手手双手并用抛出淬毒的标枪,而骑兵们以卡宾枪齐射回应。火药烟雾很快被战马兜起的风吹散,狼骑兵被驱散了。

骑兵们则沿着河滩地向南,狼骑兵集群则出现在了小溪对岸的树林中。

一个戴着恶魔卫士头骨的血卫士挥舞着长柄战斧,用兽人语大吼着下达命令,伴随着一阵狼嚎,狼骑兵集群速度再次加快。

“他们在朝警戒线突进!”军士长判断道,“战士们,拦住他们!拦住他们!吹集合号,集合号!”

铜号声明亮的响起,骑兵们变换为弧形队形,做冲击的准备。

“妈的,跑不过这帮狼崽子!”女军士长气急败坏的骂道,“肯定是那些萨满给他们的战兽下了什么药!去他妈的!”

她挥舞着短枪,双腿夹紧胯下的战驹,“悔恨岭的保卫者们!安多哈尔人,安多哈尔人!光明使者在上!”

骑兵大队略微向东调整队形,再向西南回旋,另一队则紧贴着小溪岸边的石子河滩

“冲击!冲击!”女军士长狂叫着甩动缰绳,命令战驹飞跃小溪朝着林地对面的狼骑兵集群冲了过去,在她身后,白色与蓝色的骑兵大队高挺骑枪,马蹄踩碎了溪水,轰鸣着,如同一把刺向侧腹的短刀冲向狼骑兵集群的侧翼。原创故事最后一战持续更新:烈火进军.下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相关文章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